幸运时时彩app计划

古风沐沐 / 待分类 / 月桂香

0 0

   

月桂香

原创
2020-03-22  古风沐沐

香膏,据说是先提取出植物的精华制成精油,再与蜂蜡混在一起,又一番工序后,凝固而成。多被仕女所喜,涂于肌肤上,暗香内敛,经久不散。

六更天,正是刚刚日出的时候,东边射出来的第一束阳光,越过山丘,淌过流水,洒在曲折的街巷,照向屋顶的脊兽。

这是一栋酒楼,醉梦楼,该是一个喝酒的地方。

花子轩和孙平已经在门口站了至少两个时辰,从来没有酒楼会这么早就开门,所以他们一直站着。

作为酒鬼,只要知道哪里可以有酒喝,就算让他们站着等整整一天也是无碍的,但花子轩不是酒鬼,他最多只能小酌几杯,再多就神志不清了,孙平更不是,他甚至滴酒不沾。

这两个人既然不好酒,却又从四更的时候就在酒楼门口站着,还一直站到了六更,岂非很奇怪?

花子轩一身白衣,腰间系着短剑,眼睛一直看着前方,孙平与他同排站着,也看着前方。此时已经有起早的小贩开始在酒楼门前摆起了准备出售的小物件。

这是一个卖香膏的小摊,花子轩从小贩背着摆摊用的包袱走过来的时候就一直看着他,看着他把桌子搭起来,看着他在桌子上平整地铺了一块布,又看着他把一罐一罐香膏摆在上面。

每一款香膏之所以不一样,是因为提取的植物种类不同,小贩为了区分,把每款香膏都装进了不同颜色的小罐子里。

花子轩对香膏的款式不是很在行,他只分得清其中一种,带有月桂花香的香膏,无论在哪里闻到,他都认得出来。

“一共十七种。”花子轩自言自语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他竟然把所有颜色的罐子都前前后后、仔仔细细地数了一遍。

“还要等多久?”孙平看起来已经有点不耐烦,语气冰冷地问花子轩。

“六扇门的情报说,我们要从四更天起在这里一直等着,时候到了,自然会有人来带我们去见梦九指。”花子轩回答他。

“如果一天都没有人,难道我们一天都等下去吗?!”孙平越说越生气,他的脾气一向不太好。

“我们有求于人,还是按着对方的规矩来比较妥当。”

孙平冷哼了一声:“六扇门怎么会需要求梦九指来帮忙,我不信他的易容术能有多厉害,不就是几张人皮面具?”

原来六扇门在策划一次卧底行动,听说梦九指师承“天下第一巧匠”鲁妙子,易容之术出神入化,就连额头的皱纹,脸庞的毛孔都做得跟真的一样,于是便想求助于他。

虽不知梦九指是男是女,却是知道他有个古怪的规矩,要请他帮忙,须得让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从早上四更开始在醉梦楼前等他的消息,于是六扇门便派了四大神捕的其中两位来醉梦楼求他办事。

花子轩笑了笑,却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,有一位姑娘朝他们走了过来。

“有劳两位久候了,若是要见梦楼主,请随小女子过来吧。”说完,这位姑娘便推门径直走进了醉梦楼,不跟花子轩两人多说一句废话。

花子轩与孙平互相望了一眼,赶忙跟了进去。

醉梦楼里当然什么人都没有,因为还没有开张,酒桌上还摆着倒放着的长凳,空空荡荡。

那位姑娘从头到尾不多说半句话,花子轩厚着脸皮试着寒暄了几句,姑娘也不回应,好似没有听到。

花子轩与孙平现在又在大堂前候着,是那位姑娘说的,花子轩与孙平也没问为什么,因为问了她也不会说。

等了有半盏茶的功夫,突然听到一道机括声响,花子轩与孙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他们脚下踩的石砖便随着机括声朝地下打开了一个洞,两人没有防备,双双落了下去,掉落途中又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,两人晕了过去。

当花子轩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他躺在一间空荡的石室里,孙平就坐在他的旁边,好像也没醒多久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花子轩向孙平问道。

“我上哪儿知道去。”孙平白了花子轩一眼,没好气地回答。

这时有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。

“两位公子终于醒啦。”

花子轩认得出,是那位领路的姑娘,孙平也认得出。

孙平立马从地上跳了起来,往门口大步走去。

花子轩也跟着走了出去,当他来到门外时,孙平正使劲盯着那位姑娘看,花子轩知道,对方若不是一个女人,孙平早就冲上去抽他两个大嘴巴。

但是对方却是个女人,孙平也不好动手,于是便睁大了眼睛,一直瞪着那位姑娘,瞪得眼睛通红。那姑娘见到孙平这个样子,也有点不好意思,任何一位姑娘被男人这样看着,都会不好意思的,于是她的脸也被孙平瞪得通红。

花子轩倒没怎么生气,他只当做是自己倒霉,看到孙平这样,便想寒暄几句,缓解气氛:“姑娘涂的香膏主香料可是用的月桂花?”

那姑娘露出讶色,道:“正是,没想到公子对这些也有研究。”

花子轩见姑娘也不反感,便微笑着说:“研究倒谈不上,只是恰巧我以前一位朋友也是用这种香膏,话说姑娘能告诉我们,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

那位姑娘似乎这才想起来正事,对他们郑重地说:“梦楼主说,你们见他之前,还须得经过一道考验,若是能通过,便许你们见他一面。”

孙平一听竟然还要考验,他想起从四更天等到了现在,还摔了一跤,就气不打一处来,刚要说话便被花子轩拦住了。

“敢问姑娘,这一道考验是什么?”花子轩不想多事,既然梦九指有自己的规矩,那便按着规矩来,若是不管不顾,怕是会招来梦九指的不喜,要再请他帮忙就困难了。

那姑娘用手指着一个方向,对花子轩说:“公子请看那边。”

花子轩顺着姑娘手指的方向看去,原来从石室里出来后,他们便来到了另一个房间,前方没有路,只有深不见底的悬崖,中间立着几根柱子,每根柱子上都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飞鸟,再往前看,尽头是另一处站立的空地。

“这是飞鸟桩,如公子所见,要想去到最里面,就须得借着中间那几根柱子跳过去,但是光跳过去还不够,每根柱子上的飞鸟嘴里都叼着一小罐香膏,公子还得把那些香膏从鸟嘴里取出来,一并带到对面。”

那姑娘说完后看向花子轩,见他皱着眉头,抿嘴一笑:“公子若是不善长轻功,也没有关系,奴家可以现在就带你们回到醉梦楼,只是梦楼主脾气古怪,今日错过了,下次也许就不会再见你们了。”

此时孙平却大笑了起来。

姑娘皱了皱眉头,疑惑地看向孙平。

“小姑娘,你可认得这位穿白衣服的是谁?”孙平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位姑娘。

那姑娘摇摇头。

孙平露出微笑:“小姑娘听好了,这位就是我们六扇门大名鼎鼎的追风神捕花子轩。”

姑娘惊讶了一声。

“早就听闻六扇门有位花神捕轻功独步天下,难道就是他?”

“正是!”

孙平满意地点点头,他觉得这次六扇门派花子轩来真是对极了,这飞鸟桩看似难以逾越,困难重重,但是对于花子轩来讲,就好像是在自家花园里逛一圈一样简单,孙平越想越开心,又笑了起来。

但是此时那位姑娘也笑了起来:“如此甚好,不过还有一点须得公子们知晓,若是只有花公子一人到了对面,那便只能花公子一个人去见梦楼主,另一位公子则与奴家回醉梦楼等候。”

孙平听到这话,又有些担心,因为他自己的轻功并不好。他看向花子轩,花子轩此时也微笑地看着他,说:“不难。”

花子轩示意让他先跳,孙平二话不说双脚蹬地,往第一根飞鸟桩跳过去,他这一跳已是极高,但是想要到达第一根飞鸟桩却是还差那么一点。

就在孙平就快要下落的时候,花子轩弓着身子,大步往前跨了一步,随即轻轻一跃,速度竟然比孙平快了一倍不止,他很快就接近了孙平。

花子轩突然双手出掌,往孙平的脚掌上一拍,孙平借着这股力气竟平安地站到了第一根飞鸟桩上,而另一边花子轩在推出那一掌后,立马仰身回到了起跳的地方,又弓了一下身体,这次腰弓地更加弯,双脚发力,像一支箭一般射向第一根飞鸟桩,竟比之前还要更快。

在一旁的那位姑娘哪里能想到这两人竟然如此厉害,不仅功夫了得,两人间配合也十分到位,没有一丝拖泥带水。

不久,花孙二人便到了对面,他们当然也没有忘记取下鸟嘴上的香膏。

二人此时已有些疲惫,花子轩还尚可,孙平因为本就不擅长轻功,此时像是快要累倒在地上似的。

过了飞鸟桩,他们又看到了一道石门,石门是关着的,旁边立着一个台子,台子上有几个小凹槽,恰恰正好是那几个香膏罐子的形状,只要他们没有取走任何一罐香膏,就没办法打开这道门。

“真是奇怪,这里的香膏竟然也都是月桂花香的。”花子轩喃喃道。

“也许女人都觉得月桂花比较香呢,别想了,快把罐子摆上去。”孙平催促道。

于是二人把香膏罐子小心地摆在凹槽上,石门竟然自己打开了,二人便顺着石门走进去。

进去后是另一个房间,房间里摆着各种各样的人皮面具,还有一些香料,桌子上摆着三盏茶,然后他们便看见了一个带着黑色斗笠,披着黑色纱衣,装扮严肃的人。

“梦九指?”孙平惊喜地喊道。

那带着黑色斗笠的人似乎有些不高兴,他好像不喜欢有人这么大呼小叫,孙平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连忙道歉赔礼。

“你们来找我,所为何事?”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虽温而柔和,却也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。

孙平连忙说明了来意,还顺便夸赞了一下梦九指房间的布置,以示讨好之意,而另一边的花子轩却一直没有说话,他一直盯着梦九指看。

“你们喝完桌上的茶就可以走了,我不会帮忙的。”梦九指突然说道。

孙平先是尴尬地笑了一下,又接着道:“梦楼主别拿在下开玩笑了,六扇门也会给予楼主丰厚的报酬,何乐而不为呢?再者说,做人皮面具的材料也由我们六扇门提供,楼主尽管吩咐就是。”

“我说了不帮就是不帮,你们请回吧。”梦九指一副不耐烦的语气。

孙平从早上四更起就一肚子气,此时能够把好话说尽已经是极限,结果梦九指并不愿意帮忙,这让他又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他看向一旁的花子轩,花子轩还是没有说话,这不像平常的花子轩。

看着不吭声的花子轩,还有梦九指的态度,孙平终于忍不下去,指着梦九指,大声喊道:“老子今天起得比鸡还要早,好说说尽,结果你一句话不帮忙,就不了了之?”

话音刚落,孙平边开始出手,他的想法很简单,先下手为强,先把人拐走,剩下的再做打算,可惜他失策了。

梦九指出手竟然比孙平还要更快一点,提前一步点了孙平的穴道,孙平顿时失去了知觉。

这一切花子轩都看在眼里,他没有出手,甚至一句话也没说,他看得出来梦九指武功并不在他跟孙平之下,在面对旗鼓相当的对手时,必须十分谨慎,孙平与他都在之前的飞鸟桩消耗了大部分体力,这也是孙平会败得那么快的原因。

“梦楼主要怎样才会答应帮我们这个忙?”这是花子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,他又接着道:“想必梦楼主也并非不是不想帮忙,而是有另一些条件,对吗?”

梦九指浅笑:“花神捕果然聪明,那我就单刀直入了,传闻花神捕也曾在鲁妙子那里研习过武道,今日便想借着这个机会来讨教几招。”

梦九指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再次出手,花子轩本就神经紧绷,看到梦九指开始动手后,便马上跟上,与梦九指互相对拆了十几招。

因为空间狭隘,双方都只是交换手上的功夫,虽然看似两人不断过招拆招,谁也胜不了谁,其实花子轩知道,若是一个不小心,那他便会马上败下阵来。

突然,花子轩看准梦九指即将送出一掌,自己却立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梦九指满脸惊讶,想要收回招式,却已慢了。

花子轩登时被掌风打到了石壁上,躺在了地上。

梦九指连忙赶到花子轩旁边,生气地对花子轩说:“你,你为什么不躲?!”

明明是梦九指自己往花子轩身上打的掌劲,却要怪花子轩自己不躲开,岂非很奇怪?

“三金,果然是你。”花子轩虽然受了一掌,嘴角也溢出了鲜血,却一点也不在乎,反而好像很开心,“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原来花子轩也曾跟随在鲁妙子身侧研习,他专精的是武道,后来练就了一身轻功。当时他化名熠尘,与他一同学习的还有另一位师妹,唤作三金,也就是现在的梦九指。

二人因同门缘由,时常见面,互相惺惺相惜,逐渐生出爱慕之情,可惜鲁妙子一门,在学毕后须得各自去不同的地方进行历练,三金本来希望熠尘能跟她一道,熠尘当时一心只求武道,没有答应,从此二人再无联系。

最开始只因梦九指用易容术换了相貌,才让花子轩没在第一时间认出她来,但梦九指却早已认出了她这位熠尘师兄,于是便想捉弄他,没想到反而让熠尘师兄受伤。

尾声

三天后,醉梦楼。

梦九指不再是黑纱装束那种严肃模样,而是打扮得像一个小姑娘一样,笑得比花还要艳,表情比蜜还要甜,挨着花子轩坐着。

一个女人若是找到了自己的依靠,是否就会脱下坚强的外表,变成一个小姑娘呢?

“你答应帮忙了?”花子轩问梦九指。

“那当然!”

花子轩笑了笑,捋了捋梦九指的头发。

“你是怎么认出我的?”梦九指问花子轩。

“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就认得出,不管是什么样子,变成大美女也好,变成老太婆也好,就是认得出。”

花子轩一边笑着说,一边掏出一个罐子,罐子很小,比手掌还小,那是装香膏的罐子。

花子轩举着香膏小罐子对梦九指说:“我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穷尽一辈子做不了几件惊天动地的事,但我至少还能记住一些东西,你喜欢用月桂花香的香膏,我就一直记得。”

原创简介

作者:黎洒尘,爱做梦的古风少年。

    来自: 古风沐沐 > 《待分类》幸运时时彩app计划

    幸运时时彩app计划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幸运时时彩app计划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